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外资准入、稀土政策、投资走弱 发改委回应热点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6-17 16:15

年底前全面取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外的限制规定、抓紧研究出台稀土有关政策措施 、聚焦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推动制造业的持续健康发展……针对公众所关心的经济运行热点问题,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6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一作出回应。

年底前全面取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外的限制

我国经济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在更加开放条件下进行,而这就要求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在放宽市场准入方面,孟玮在会上表示,今年年底前,将全面取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限制性的规定,确保市场准入内外资标准的一致;将进一步扩大鼓励外商投资的行业和领域,特别是对中西部地区会有进一步鼓励的措施。

孟玮称,目前2019年版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和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修订工作正在进行过程中,修订完成后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这次修订的原则很清晰,中国将继续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创造更加开放、友好的投资环境,加强外商投资合法权益的保护,欢迎外商来华投资发展。”孟玮介绍,对于负面清单来说,关键在于“精简”两个字,对清单只做减法,不做加法。在今年年底前,将全面取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限制性的规定,确保市场准入内外资标准的一致。而关于产业目录的问题,将进一步扩大鼓励外商投资的行业和领域,特别是对中西部地区会有进一步鼓励的措施。同时,我们还将继续做好重大外资项目的服务工作。

记者注意到,2018年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在22个领域推出开放措施,限制措施减少到48条,减少近四分之一。尤其是一些投资者高度关注的领域,结合我国产业发展水平,大幅减少外资限制。金融领域,取消银行业外资股比限制,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的外资股比放宽至51%,2021年取消金融领域所有外资股比限制。制造业领域,汽车行业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取消船舶、飞机设计、制造、维修等各领域限制,基本形成全行业开放。

正在抓紧研究出台稀土有关政策措施

近期稀土话题被持续关注,国家发改委将如何采取措施来规范稀土的发展?对此,孟玮回应称,我国是全球稀土第一储量大国,也是第一生产大国。在这种背景下,加强稀土资源的开发利用,对于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发展来说,都具有重要的积极作用。

为了促进稀土产业的高质量发展,近日,国家发改委连续举办了三场座谈会,分别听取了行业专家、重点企业以及相关地方的意见和建议。孟玮介绍,“这个座谈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加快构建产业结构合理、科技水平先进、资源有效保护和生产运行有序的稀土行业发展格局,推动我国稀土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在这次座谈会上,参会的各位同志提出了很多非常有针对性的意见和建议,包括加强稀土的出口管控,还包括强化稀土的全方位监管,建立出口全流程追溯和审查机制,以及加快稀土新材料和高端应用产业发展等等。”

针对加强稀土出口管控,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稀土资源从战略层面来说非常重要,加强稀土出口管控是必不可少的。而且目前整个稀土行业是一个市场化的竞争关系,为了争夺市场出现了竞相降价的恶性竞争,不利于产业提质发展,因此通过加强稀土出口管控,出台一个政策性的统一定价,可以保障稀土行业的健康发展。

“目前国家发改委正会同有关部门对这三次座谈会上收集起来的有关意见和建议逐条进行梳理研究,并将在深入调研和科学论证的基础上,我们抓紧研究出台有关政策措施,切实发挥好稀土作为战略资源的特殊价值。”孟玮指出,例如针对目前稀土行业违法违规生产的问题,将加大行业整顿规范的力度,构建长效的监管机制,规范行业的发展秩序。针对稀土行业生态环保历史欠账的问题,将扎实推进矿山生态修复和环境治理,加快研发应用稀土绿色开采和冶炼分离技术,推进稀土产业的绿色发展。再比如说,针对稀土行业高端产业应用不足的问题,将完善创新激励机制,支持企业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突破一批关键核心技术,提升产业的竞争能力。

制造业走弱受多方因素影响

“制造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也是产业链条中创造价值、吸纳就业和带动生产性服务业等其他行业发展的一个关键的环节。下一步国家发改委将聚焦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推动制造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孟玮称。

据孟玮介绍,今年以来我国固定资产投资保持了一个总体增长的态势,1-5月,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2.7%,增速比1-4月份加快了0.2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也应该注意到结构持续优化、高端制造业的投资发展势头比较良好,高技术制造业投资以及技术改造投资正在成为拉动制造业投资增长的重要动力。1-5月,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了10.2%,增速快于全部制造业投资7.5个百分点。制造业技改投资同比增长了15%,增速高于全部制造业投资12.3个百分点。

当然,与往年比较,制造业投资增速总体来说也有走弱的问题,这主要是受到了多方面的因素影响。从投资的模式看,我们在新发展业态和新组织模式下,更加偏好小批次、个性化和强研发,效率提升后现在不再简单的追求投资的强度。从投资的结构看,制造业中农副食品加工、有色和金属制品、运输设备以及汽车等行业投资回落是比较明显的。从投资的质量看,制造业新旧动能的转换本身就需要一个过程。

因此,在推动制造业持续健康发展方面,下一阶段要加快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建设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策源地,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加大关键基础材料、核心基础零部件、先进基础工艺、产业技术基础等研发的力度。

落实好财税和金融政策,切实将降低增值税税率和工业电价的政策惠及到制造业企业,落实社会保险费率的降低政策。深化股票发行制改革,完善科创板相关制度安排。

此外,要继续推动化解过剩产能,用市场化、法制化手段巩固去产能的成果,引导产能过剩的行业转型,要稳妥有效淘汰安全和环保不达标的落后产能,防范无效产能重新进入市场,从而推动产业的转型升级。

推荐新闻:

Copyright © 宁波奥莱贸易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http://www.5ppa8o.com ICP备案号: